学习 Tensorflow 的困境与解药

学习 Tensorflow 的困境与解药

机器学习本质上是一门垂直的科学,但和编程存在交集这件事让我们有了“相声不就是说话嘛,所以我有嘴我也行”的错觉。所以在了解机器学习领域基本知识,而不是单刀直入编程才是学习 Tensorflow 的首要任务。

程序员如何成长

程序员如何成长

做技术是打怪兽不是养宠物,为什么要打怪兽?因为难;为什么难很重要?因为难的事情才能带来成长;为什么要成长?承认吧,因为「如何成长」是当代人,包括你我他在内焦虑的源泉。

重塑影响力

重塑影响力

我们在这里不会谈社交媒体上的影响力,这需要动用种类繁多的运营和技术手段。本篇文章里要解决的问题非常简单:如何才能让他人跟随你的建议行动。

技术写作的困境

在进行技术写作这么多年之后,有时候不禁会想,有什么颇具价值的经验是能够分享出来让大多数人受用的?当然这些经验可能很多,那么再进一步说,如果只允许我选取其中几则的话,我的回答会是什么?

拥抱原则与面对现实

这篇文章勉强算作广告贴。之所以说是广告贴,是因为本文来源于我去年翻译的图书《编程原则》(Understanding Software)中的译者序,是对上一个版本的精简和改善;而冠以勉强这个词,是因为如果你借由阅读了此文而购买了该书我并不会得到任何的提成,对于译者而言我的收入来源是按照字数换算出的固定译酬而非与销量挂钩的稿酬。

一篇来自前端同学对后端接口的吐槽

前言 去年的某个时候就想写一篇关于接口的吐槽,当时后端提出了接口方案对于我来说调用起来非常难受,但又说不上为什么,没有论点论据所以也就作罢。最近因为写全栈的缘故,团队内部也遇到了一些关于接口设计的问题,于是开始思考实现接口的最佳实践是什么。在参考了许多资料之后,逐渐对这个问题有了自己的理解。同时回想起过去的经验,终于恍然大悟自己当时的痛点在哪里。

来获取最新文章